8月16日上午,国家发展改革委在每月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回应了“有人担心信用机制可能被滥用”“如何把握好信用工具的边界”等社会热点问题,提出做到“三个防止”和四个“更加注重”。当天晚上,中央电视台《新闻1+1》以“失信‘黑名单’的增与减!”为主题播出了一期节目,探讨信用监管相关问题。社会各界越来越关注...
源点注:本文选自“南方日报”2019年8月27日 A04版,作者 王庆峰。 乘客在地铁车厢内公放音乐、视频的不文明行为,令许多人倍感头痛,除了劝说外别无他法,还常常引发争执。近日,昆明市交通运输局亮出了新招,其新修订的《昆明市城市轨道交通乘客守则》规定,不得外放声音,否则将列入失信黑名单。 无独有偶...
近年来,跨地区、跨部门、跨领域的信用联合惩戒机制有力推进,覆盖面不断扩大,惩戒力度也在持续加大,初步形成“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信用联合惩戒格局。然而,信用联合惩戒的广泛应用在取得显著社会治理效果的同时,也引发社会各界对其合法性的质疑。有人认为行政机关采取的信用联合惩戒措施违反了“一事不再罚”原则。...
源点注:本文来自“上观新闻”,作者 罗培新,上海市司法局副局长、法学教授。 都是交钱,信用修复为何迥然不同? 某公司由于违法被政府部门处以行政罚款22万元,上了失信名单,被禁止参与政府采购。该公司交纳了罚款后,认为自己既然纠正了失信行为,当然可以申请信用修复,恢复政府采购资格。然而,政府部门却拒绝了...
一.信用修复的社会需求和政府政策回应当前,我国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工作在四大领域大力推进,每月签署联合奖惩备忘录的各相关部门都能认定并推送数十万条失信黑名单信息。以今年6月份国家公共信用信息中心公布的统计数据为例,它们向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推送的失信黑名单信息新增了503,149条,涉及失信主体455...